明通新闻专线
[高级搜索]

方汉奇专栏
狗年春节一过,926年生人的方汉奇就到了“杖朝之年”了。这个年纪的老人,本应该在家里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但他仍然“退”而不“休”,不仅保持着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的习惯,还在《清史》纂修工程中承担了编修《清史·报刊表》的任务。 作为中
狗年春节一过,926年生人的方汉奇就到了“杖朝之年”了。这个年纪的老人,本应该在家里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但他仍然“退”而不“休”,不仅保持着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的习惯,还在《清史》纂修工程中承担了编修《清史·报刊表》的任务。 作为中
光明日报前不久刊登《方汉奇:冷门做出热学问》一文,虽然对方先生十分敬仰,但读后只觉得反胃。 或许是做惯了“树立典型”的报道,许多记者逐渐丧失了触及实质问题的能力和勇气。即使在“以正面报道为主”的文章中,也不敢提出争议点,唯恐露
光明日报前不久刊登《方汉奇:冷门做出热学问》一文,虽然对方先生十分敬仰,但读后只觉得反胃。 或许是做惯了“树立典型”的报道,许多记者逐渐丧失了触及实质问题的能力和勇气。即使在“以正面报道为主”的文章中,也不敢提出争议点,唯恐露
〖问〗听说您是以古稀高龄开始“触网”的,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是什么让您对这一新兴事物感兴趣? 〖方汉奇〗我是96年开始换笔,主要是用电脑写东西,写出来的东西很干净,看起来很清楚。而且可以存,可以复印,很方便,是这样开始的。上网
〖问〗听说您是以古稀高龄开始“触网”的,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是什么让您对这一新兴事物感兴趣? 〖方汉奇〗我是96年开始换笔,主要是用电脑写东西,写出来的东西很干净,看起来很清楚。而且可以存,可以复印,很方便,是这样开始的。上网
曾经聆听过他的讲课,旁征博引,对史实如数家珍,信手拈来,是一部活的“中国新闻史百科全书”。曾经在人大校园和他擦肩而过,他神态慈祥,步履从容。曾经拜读他的专著,字里行间充满了治学的严谨,大家的风范。 时值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成立
曾经聆听过他的讲课,旁征博引,对史实如数家珍,信手拈来,是一部活的“中国新闻史百科全书”。曾经在人大校园和他擦肩而过,他神态慈祥,步履从容。曾经拜读他的专著,字里行间充满了治学的严谨,大家的风范。 时值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成立
彭兰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几经增删,终于问世,这是全面介绍网络媒体在中国从诞生发展到现在的详细历史进程的第一部专著,也是深入研究和探讨中国网络媒体在第一个十年中出现的与理论和实践有关的众多问题的第一部专著。 1994年,中
彭兰的《中国网络媒体的第一个十年》几经增删,终于问世,这是全面介绍网络媒体在中国从诞生发展到现在的详细历史进程的第一部专著,也是深入研究和探讨中国网络媒体在第一个十年中出现的与理论和实践有关的众多问题的第一部专著。 1994年,中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埃德加·斯诺诞辰100周年,7月19日,“让世界了解中国——斯诺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及“斯诺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北大召开。人民网对纪念大会进行了现场图文直播。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发表了致词,全文如下: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埃德加·斯诺诞辰100周年,7月19日,“让世界了解中国——斯诺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及“斯诺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北大召开。人民网对纪念大会进行了现场图文直播。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发表了致词,全文如下: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研究员暨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胡兴荣博士(教授)新著《大报纸时代》——党报改革80年(1925-2005)已由南方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方汉奇先生为该书作序。 中国共产党的报业史,如果从1925年《热血日报》创刊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研究员暨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胡兴荣博士(教授)新著《大报纸时代》——党报改革80年(1925-2005)已由南方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方汉奇先生为该书作序。 中国共产党的报业史,如果从1925年《热血日报》创刊
[2005-06-20]
[方汉奇]: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回答各位的问题。 [15:01] [sophia1280]:听说您是以古稀高龄开始“触网”的,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是什么让您对这一新兴事物感兴趣? [15:05] [方汉奇]:我是96年开始换笔,主要是用电脑写东西,写出来的东西
[2005-06-20]
[方汉奇]: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回答各位的问题。 [15:01] [sophia1280]:听说您是以古稀高龄开始“触网”的,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是什么让您对这一新兴事物感兴趣? [15:05] [方汉奇]:我是96年开始换笔,主要是用电脑写东西,写出来的东西
“对于现在和以后从事新闻史研究的学者们来说,创新非常重要”,这是数十年来一直从事新闻史研究工作的方汉奇在参加10月23日上午在清华大学召开的“第八次全国传播学研讨会”时强调的,“创新的关键是视野上的创新,这对于学历史的人尤其重要
“对于现在和以后从事新闻史研究的学者们来说,创新非常重要”,这是数十年来一直从事新闻史研究工作的方汉奇在参加10月23日上午在清华大学召开的“第八次全国传播学研讨会”时强调的,“创新的关键是视野上的创新,这对于学历史的人尤其重要
主讲人:方汉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整理:何威 熊老师: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清华传播论坛开讲,也是清华传播学前沿讲座的第一讲。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方汉奇教授,给我们讲这第一讲。方教授是国务院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处组长,
主讲人:方汉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整理:何威 熊老师: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清华传播论坛开讲,也是清华传播学前沿讲座的第一讲。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方汉奇教授,给我们讲这第一讲。方教授是国务院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处组长,
上一页
1
下一页
页[跳转]
明通新闻专线 > 中国名媒 > 业界专栏 > 方汉奇专栏



返回明通新闻专线 
2010 Meantimewire,Incorporated.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8117091号